0191101163537.png
曾被网易CEO丁磊给予厚望的电商业务,在卖掉网易考拉后只剩下严选这一张牌,现在,这张牌换了牌手。
10月28日,网易集团人力资源部发布全员信宣布重大人事变动,网易集团副总裁、严选事业部总经理柳晓刚近期提出离职申请并获得批准,柳晓刚离任后,梁钧将作为继任者接管严选事业部,并直接向丁磊汇报。
另外,孵化出网易严选的网易邮箱事业部也一分为二,其中企业邮箱业务合并至杭州研究院智慧企业业务部,由阮良负责;个人邮箱业务将合并至杭州研究院,由莫子睿负责,两者皆向杭州研究院院长陈刚汇报。
网易方面向《华夏时报》证实了此消息,并表示:“柳晓刚近期因个人原因离职,网易公司由衷感谢多年来的付出和贡献,祝他未来有更好的发展。”
离别的话语很温情,但掩盖不住网易电商业务承压的事实。今年9月,网易将旗下跨境电商平台作价20亿美金卖给阿里巴巴后,网易严选成为其唯一的电商业务。
网易电商经历过高速增长期,其中主打ODM模式的网易严选贡献不少。2016年4月,网易严选上线,上线仅一个月便实现GMV超过3000万元,同年12月,网易严选GMV达到6000万元。与此同时,其商品品类不断增加,从起初几百种SKU变为如今SKU过万。覆盖的品类也从传统的家居、服装、家电等产品扩张至家具家装、食品、运动户外等。
然而从2018年开始,网易电商的营收增速开始放缓,业务规模逐渐触及天花板。
数据显示,从2018年第二季度至今,网易电商业务季度净收入增速为75.2%、67.2%、43.5%、28.3%、20.2%。“考拉卖掉以后,网易严选也受到波及,作为网易目前仅剩的电商业务网易严选面临巨大压力。”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、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对此表示。
压力来源于多方面,对于网易严选这种自营电商,首当其冲是库存问题。“ODM模式直接对接为品牌代工的环节上,虽然能剔除溢价和中间环节,但随着品类的增多和业务规模的见顶,库存和品控难以把控,这种模式太重了。”一位电商行业从业者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。
为解决库存问题,今年7月份网易严选上线“9.9超值专区”,对180多款产品进行5到8折的降价出售。同时还入驻天猫、京东、拼多多等电商平台,并在杭州、上海等地开设线下门店,尝试多元化销售渠道。
“网易严选在借助网易自身流量的同时,也需要到外面引流。ODM和C2M在没有大流量引入的情况下很难带起,严选从成立之初发展到现在收割流量问题凸显。”莫岱青表示。
与此同时,精选电商市场竞争者众多,其中不乏传统电商平台或零售企业。莫岱青分析道:“精选电商在中国市场尚处于成长期,严选打开了精品电商的窗口,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,但面对来自其他如淘宝心选、京东京造、小米有品、苏宁极物、必要商城等的冲击,未能形成爆发式增长态势。”
细数网易业务板块,游戏业务呈现稳定态势,有道日前赴美上市,网易云音乐引入阿里投资,同属于电商板块的网易考拉也找到了“好归宿”,严选似乎面临着没有选择的尴尬境地。
即便如此,网易却无意出售严选,网易方面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“网易严选是公司长期投入的核心业务之一,我们对网易严选的未来发展充满信心。相信在梁钧的带领下,网易严选将回归初心、修炼内功、立足长远,不断满足消费者对精品化电商的需求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Powered by sjsj2017.com  © 2019 世爵平台